寶藏遊戲_擱淺生命的長河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21日 來源:爪機書屋 關鍵詞:寶藏遊戲

失眠讓記憶像潮水般湧上心頭,過去的點滴似乎早已被風幹,寶藏遊戲感覺到夢想在搖拽中碎成了千片,萬片,隨著被風吹散,消失得仿佛從來都沒有過什麽。

在陽光下,我睜不開雙眼,纖長的睫毛灑下一片陰影。風輕微地吹過,當我睜開眼時,原來,一眼一瞬間,卻有了翻天覆地是變化。我明白我的美好和歡笑都流入那無邊無際的大海,它將再也不回來。我不難過,安安她總是會很潇灑地說,many,你以爲自己是大作家,真是裝傷感。是的many是我中文名字的相近音,久而久之別人都這麽叫了,反而叫我曼玲的,很少,也很陌生。也許,在我的生命裏,不存在擱淺什麽,遺失什麽。也許,我還太年輕,還太無知,還不懂得什麽叫做失去,什麽叫做回憶。

如果,我說如果。我的存在是爲了庶人的冷嘲熱諷,那麽我的消匿是不是爲了下一個黎明。

我在想,人爲什麽會微笑。

心一下子變老了,那些人,那些事。感到很孤單,然後沉默地退出喧鬧的舞台,回到靜谧中去了。偶爾想要在安靜中舔舐自己的傷口,下一秒,在熒幕上看到晃動的頭像時,臉上的愁雲也隨之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類似于職業的微笑,因爲我知道,只有對著這台只要啓動才會發熱的電腦,是不需要掩飾些什麽的。

未來的藍圖早已規畫于心中,只是一切都變得詭異,我就當做了一場惡夢,醒來後,又是嶄新的一天了。

怎麽說呢?在直升班裏學習,也沒覺得怎樣的壓力重,反而很安靜,很舒適。這裏沒有大吵大鬧,沒有嘻嘻哈哈。所以說,生活中有兩種東西是必不可少的,瘋狂和安靜。我自認爲我具備這兩種協調的情感,像天稱座。在寂靜的黑夜,我總是反反複複地想起那些遙不可及的童年時光。那麽多個自己,在我腦海裏出現,她們告訴我,記得要幸福。然後,站在城堡的大鐵門處,用憂戚的眼生看著我,直到我遠去。醒過來,卻還是依舊如故,什麽都沒有改變,唯一改變的只是生命中的時光和逝去的流年。

我在學校算是個大衆所知的人,原因是我比較肝膽相照,比較義氣,所以狐朋狗友不算少。我們一般不關注那些呆頭呆腦學習的事兒,喜歡爲所欲爲,一起瘋,一起鬧。在那個時刻,我從來也沒有感覺過寂寞和無奈,這讓我感覺前所未有的幸福。在生命裏,我看到了青春的微笑,雖然我們不是患難與共的君子之交,但是卻有種非常非常愉快的輕松。

我不是個溫文爾雅的姑娘,在我身上你永遠也找不出那種乖寶寶的氣質。我只是很平凡很平凡的女孩,有些多愁善感,有些肆無忌憚,面對不開心的事情也會埋長怨短。許多人說,我是個忒幽默的人。我不言不語,只是笑笑,因爲在我世界裏,其他的人誰也沒有辦法透視和闖入,它被包裹得嚴嚴實實,一絲不漏。有時候,我發現自己有些輕微的自閉,在不同的地點和不同的人,我的性格也截然不同,無力改變。

90年後的少年們,眼生中潋滟著淡淡的頹靡,喜歡那些我卻不喜歡的火星字,寫著那些不成事的愛情文,打扮著我從不穿的非主流衣服,花枝招展地嶄露頭角。我想我們完全不必要,跟緊時代追求那些並不時尚的文化。使寶藏遊戲們90後的孩子變得叛逆,變得頹廢。離純真更遠了,離幸福談何而說。

失眠讓記憶像潮水般湧上心頭,過去的點滴似乎早已被風幹,寶藏遊戲感覺到夢想在搖拽中碎成了千片,萬片,隨著被風吹散,消失得仿佛從來都沒有過什麽。

在陽光下,我睜不開雙眼,纖長的睫毛灑下一片陰影。風輕微地吹過,當我睜開眼時,原來,一眼一瞬間,卻有了翻天覆地是變化。我明白我的美好和歡笑都流入那無邊無際的大海,它將再也不回來。我不難過,安安她總是會很潇灑地說,many,你以爲自己是大作家,真是裝傷感。是的many是我中文名字的相近音,久而久之別人都這麽叫了,反而叫我曼玲的,很少,也很陌生。也許,在我的生命裏,不存在擱淺什麽,遺失什麽。也許,我還太年輕,還太無知,還不懂得什麽叫做失去,什麽叫做回憶。

如果,我說如果。我的存在是爲了庶人的冷嘲熱諷,那麽我的消匿是不是爲了下一個黎明。

我在想,人爲什麽會微笑。

心一下子變老了,那些人,那些事。感到很孤單,然後沉默地退出喧鬧的舞台,回到靜谧中去了。偶爾想要在安靜中舔舐自己的傷口,下一秒,在熒幕上看到晃動的頭像時,臉上的愁雲也隨之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類似于職業的微笑,因爲我知道,只有對著這台只要啓動才會發熱的電腦,是不需要掩飾些什麽的。

未來的藍圖早已規畫于心中,只是一切都變得詭異,我就當做了一場惡夢,醒來後,又是嶄新的一天了。

怎麽說呢?在直升班裏學習,也沒覺得怎樣的壓力重,反而很安靜,很舒適。這裏沒有大吵大鬧,沒有嘻嘻哈哈。所以說,生活中有兩種東西是必不可少的,瘋狂和安靜。我自認爲我具備這兩種協調的情感,像天稱座。在寂靜的黑夜,我總是反反複複地想起那些遙不可及的童年時光。那麽多個自己,在我腦海裏出現,她們告訴我,記得要幸福。然後,站在城堡的大鐵門處,用憂戚的眼生看著我,直到我遠去。醒過來,卻還是依舊如故,什麽都沒有改變,唯一改變的只是生命中的時光和逝去的流年。

我在學校算是個大衆所知的人,原因是我比較肝膽相照,比較義氣,所以狐朋狗友不算少。我們一般不關注那些呆頭呆腦學習的事兒,喜歡爲所欲爲,一起瘋,一起鬧。在那個時刻,我從來也沒有感覺過寂寞和無奈,這讓我感覺前所未有的幸福。在生命裏,我看到了青春的微笑,雖然我們不是患難與共的君子之交,但是卻有種非常非常愉快的輕松。

我不是個溫文爾雅的姑娘,在我身上你永遠也找不出那種乖寶寶的氣質。我只是很平凡很平凡的女孩,有些多愁善感,有些肆無忌憚,面對不開心的事情也會埋長怨短。許多人說,我是個忒幽默的人。我不言不語,只是笑笑,因爲在我世界裏,其他的人誰也沒有辦法透視和闖入,它被包裹得嚴嚴實實,一絲不漏。有時候,我發現自己有些輕微的自閉,在不同的地點和不同的人,我的性格也截然不同,無力改變。

90年後的少年們,眼生中潋滟著淡淡的頹靡,喜歡那些我卻不喜歡的火星字,寫著那些不成事的愛情文,打扮著我從不穿的非主流衣服,花枝招展地嶄露頭角。我想我們完全不必要,跟緊時代追求那些並不時尚的文化。使寶藏遊戲們90後的孩子變得叛逆,變得頹廢。離純真更遠了,離幸福談何而說。

失眠讓記憶像潮水般湧上心頭,過去的點滴似乎早已被風幹,寶藏遊戲感覺到夢想在搖拽中碎成了千片,萬片,隨著被風吹散,消失得仿佛從來都沒有過什麽。

在陽光下,我睜不開雙眼,纖長的睫毛灑下一片陰影。風輕微地吹過,當我睜開眼時,原來,一眼一瞬間,卻有了翻天覆地是變化。我明白我的美好和歡笑都流入那無邊無際的大海,它將再也不回來。我不難過,安安她總是會很潇灑地說,many,你以爲自己是大作家,真是裝傷感。是的many是我中文名字的相近音,久而久之別人都這麽叫了,反而叫我曼玲的,很少,也很陌生。也許,在我的生命裏,不存在擱淺什麽,遺失什麽。也許,我還太年輕,還太無知,還不懂得什麽叫做失去,什麽叫做回憶。

如果,我說如果。我的存在是爲了庶人的冷嘲熱諷,那麽我的消匿是不是爲了下一個黎明。

我在想,人爲什麽會微笑。

心一下子變老了,那些人,那些事。感到很孤單,然後沉默地退出喧鬧的舞台,回到靜谧中去了。偶爾想要在安靜中舔舐自己的傷口,下一秒,在熒幕上看到晃動的頭像時,臉上的愁雲也隨之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類似于職業的微笑,因爲我知道,只有對著這台只要啓動才會發熱的電腦,是不需要掩飾些什麽的。

未來的藍圖早已規畫于心中,只是一切都變得詭異,我就當做了一場惡夢,醒來後,又是嶄新的一天了。

怎麽說呢?在直升班裏學習,也沒覺得怎樣的壓力重,反而很安靜,很舒適。這裏沒有大吵大鬧,沒有嘻嘻哈哈。所以說,生活中有兩種東西是必不可少的,瘋狂和安靜。我自認爲我具備這兩種協調的情感,像天稱座。在寂靜的黑夜,我總是反反複複地想起那些遙不可及的童年時光。那麽多個自己,在我腦海裏出現,她們告訴我,記得要幸福。然後,站在城堡的大鐵門處,用憂戚的眼生看著我,直到我遠去。醒過來,卻還是依舊如故,什麽都沒有改變,唯一改變的只是生命中的時光和逝去的流年。

我在學校算是個大衆所知的人,原因是我比較肝膽相照,比較義氣,所以狐朋狗友不算少。我們一般不關注那些呆頭呆腦學習的事兒,喜歡爲所欲爲,一起瘋,一起鬧。在那個時刻,我從來也沒有感覺過寂寞和無奈,這讓我感覺前所未有的幸福。在生命裏,我看到了青春的微笑,雖然我們不是患難與共的君子之交,但是卻有種非常非常愉快的輕松。

我不是個溫文爾雅的姑娘,在我身上你永遠也找不出那種乖寶寶的氣質。我只是很平凡很平凡的女孩,有些多愁善感,有些肆無忌憚,面對不開心的事情也會埋長怨短。許多人說,我是個忒幽默的人。我不言不語,只是笑笑,因爲在我世界裏,其他的人誰也沒有辦法透視和闖入,它被包裹得嚴嚴實實,一絲不漏。有時候,我發現自己有些輕微的自閉,在不同的地點和不同的人,我的性格也截然不同,無力改變。

90年後的少年們,眼生中潋滟著淡淡的頹靡,喜歡那些我卻不喜歡的火星字,寫著那些不成事的愛情文,打扮著我從不穿的非主流衣服,花枝招展地嶄露頭角。我想我們完全不必要,跟緊時代追求那些並不時尚的文化。使寶藏遊戲們90後的孩子變得叛逆,變得頹廢。離純真更遠了,離幸福談何而說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