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上交易平台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21日 來源:有伴網 關鍵詞:網上交易平台

 從明天起,做一個幸福的人。
——題記
最近有點煩。
網上交易平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麽了,現在好像變得越來越……頹廢了。不願和朋友出去玩,只想靜靜地在這炎炎夏日裏呆在自己的小屋。暑假裏我似乎已經習慣了整天悶在家裏,不曾發現連空氣都是燥熱的,潮濕的,流動著不安分的因子。
窗外斑駁的陽光樹葉倒影交織纏繞在一起,聲聲清脆的蟲鳴,如同流淌在心底的潺潺溪水一般,爲這個夏天撫平了些許的煩躁,于我,也是一份難得的淡然。
你看你看,那只貓,哦就是那只縮成一團的小白貓,慵懶的偶爾伸出溫潤的舌尖輕輕舔舐下毛茸茸的小爪子,嗯真是可愛。我不由得走到院子裏看著它。
剛想去觸碰它,不料這貓不喜歡生人,一下子就逃走了。
我伸出手蓋在眼睛上,陽光太過強烈。心底好像又有什麽情緒要溢出來了。
這個暑假,自我認爲是我有史以來度過的最爲失敗的假期。我知道同學們肯定都在忙碌地報著補習班,預習著八年級上冊的知識,每天都是匆忙但又充實的。畢竟要升初二了呢,又新添了一門物理,大家一定……准備的很充分吧。而我呢,不由得自嘲地笑笑。似乎就在家裏呆了兩個月,什麽都沒有做,連新書也沒有借整齊,好像真的把學習擱置在了另一邊。
現在已經八月底了……馬上要迎接新學期了,可我,一點准備也沒做好,其實我真的,真的不喜歡面對現在,面對自己即將就是初二的學生這個殘忍的現實。心裏面落了一塊又一塊的大石頭,沉甸甸的,雜亂無比,可我沒有辦法把它們全部清理掉。我不敢面對現實,我想逃避……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內心在叫囂著什麽,它們正在挑著狂亂的舞步,無法停歇,沒有人去關掉音響。
我閉上眼睛,不願再去理會那些煩心的事,仿佛這樣就能得到片刻安甯。
我好像做了一個夢,一個很長很長的夢……夢中的我看著一望無際的海,那片蔚藍是最濃郁的,就如同墨水瀉在了最潔白的紗布上一樣。浪花翻滾著,怒號著,大量襲來的泡沫沖在了我身上。天是那麽湛藍,海也是如此,此刻它們互相映照著,那樣的美,那樣別致的美,動人心魄。
夢終究還是會醒的。
我不曾去過海邊,我不曾見過那樣美的傾城的畫面。但我有這樣一個夢,美好的夢。因爲我相信海子的那首詩——《面朝大海春暖花開》。
是的,縱使我再怎麽逃避,也終究要面對,那倒不如以最佳的姿態,用勇氣去微笑著向初二打招呼。“Hi。我的新學期。”
我又來到了院子裏,仰起頭來,樹上的葉子好像……更綠了些。
我真的不曾去過海邊。
詩人海子說,面朝著大海,就會得到甯靜與溫暖。
但我始終認爲,即使沒有望著海,沒有看到那抹極致的藍,我依然會感到春暖花開。
只要有了希望,就會春暖花開。

到今天,已有十多天沒有寫文字了,心裏總是覺得空蕩蕩的,我想我是戀上了文字的味道了,想罷,一時是改不過來了。
近期,看了幾本書,而余華的《第七天》是我在月考的前幾天花了僅僅幾個小時的時間囫囵吞棗而看完的,當時只是覺得小說的立意很好,情節很不錯,便繼續看下去,最後便看完了,小說寫的是人死後的七天,再次期間,我不得不佩服作者超出常人的思維,並且他的文字針針見血,他的作品有一種令人折服的魅力,他不愧爲現代中國的巴爾紮克。
曾幾何時,夢想著成爲一名作家,只是願與一個老師對孩子的鼓舞,那時萌生的年頭,不知到現在竟然也走了不遠。我不曾放下手中的筆,因爲我舍不得,我想我是戀上了筆尖的余溫了。我懷念陳舊書中的芳香,我喜愛一個人安靜地坐著,感受著文字的魅力,也許在多年後,我不悔于當初的選擇,因爲我戀上了文字的味道。
每當看到清新的文字,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摘抄下來,細細品味其中特有的芳香,很喜歡這種感覺,是在現實生活中,確鑿的說,是在課堂上所感受不到的。
寫時,身旁坐著一個大學霸,正沉醉于攻克難而繁瑣的理科,也許這是我對與理科的偏見,也只是我個人的想法。她有她的人生,我有我的人生,你須尋你所愛,並且爲之守望,何必在乎別人的想法呢?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,他所苦苦追尋的,並不一定就是你想要的,也許在學習中學霸們才是這場遊戲的主宰者,但是那僅是他們的人生,你有何必糾結于此,你是你,沒有人可以替代!
熊培雲說:“因爲無力,所以執著。”也許這其中夾雜著悲觀的色彩,但是仔細一想,還是有道理的,爲什麽寫作?寫作是爲什麽?我覺得我是無力的,因爲我已深深愛上,所以深深執著,我的文字不美,這點我是心中有數的,看過很多作家的文章,他們的文字很美,有些甚至很有魅力,那是文字神奇的地方,也是我爲此深深著迷的地方。
看著眼前的這根筆杆,輕輕流瀉而下的筆墨,形成了一個個跳動著的精靈,想來著實喜悅。想到課上政治老師說:“文盲與非文盲的區別是,當人所有的知識都撤去後,他身上留下來的便是個人能力,即個人的素質。”我想,當所有的知識都忘卻了以後,我還剩下什麽,也許我只剩下文字了,一個人沒有思想是可怕的,因爲你不知道道路在哪?下一步該往哪裏邁?這也是可悲的。
我希望,可以寫出美麗的文字,感人的文字,真情實感往往最打動人心,我停不下來腳步,心裏的那個我說:“文字是你的夢,是你所須尋的愛,並爲之守望。希望它可以向樸修夏一樣,默默的守護我,爲我插上一雙夢想的翅膀。
這條路很長,也許會哭,但此時的歡愉便足以,緊緊握著筆尖的余溫沉醉于它所傾瀉的故事,我想:它讓網上交易平台的夢開出了花。

 從明天起,做一個幸福的人。
——題記
最近有點煩。
網上交易平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麽了,現在好像變得越來越……頹廢了。不願和朋友出去玩,只想靜靜地在這炎炎夏日裏呆在自己的小屋。暑假裏我似乎已經習慣了整天悶在家裏,不曾發現連空氣都是燥熱的,潮濕的,流動著不安分的因子。
窗外斑駁的陽光樹葉倒影交織纏繞在一起,聲聲清脆的蟲鳴,如同流淌在心底的潺潺溪水一般,爲這個夏天撫平了些許的煩躁,于我,也是一份難得的淡然。
你看你看,那只貓,哦就是那只縮成一團的小白貓,慵懶的偶爾伸出溫潤的舌尖輕輕舔舐下毛茸茸的小爪子,嗯真是可愛。我不由得走到院子裏看著它。
剛想去觸碰它,不料這貓不喜歡生人,一下子就逃走了。
我伸出手蓋在眼睛上,陽光太過強烈。心底好像又有什麽情緒要溢出來了。
這個暑假,自我認爲是我有史以來度過的最爲失敗的假期。我知道同學們肯定都在忙碌地報著補習班,預習著八年級上冊的知識,每天都是匆忙但又充實的。畢竟要升初二了呢,又新添了一門物理,大家一定……准備的很充分吧。而我呢,不由得自嘲地笑笑。似乎就在家裏呆了兩個月,什麽都沒有做,連新書也沒有借整齊,好像真的把學習擱置在了另一邊。
現在已經八月底了……馬上要迎接新學期了,可我,一點准備也沒做好,其實我真的,真的不喜歡面對現在,面對自己即將就是初二的學生這個殘忍的現實。心裏面落了一塊又一塊的大石頭,沉甸甸的,雜亂無比,可我沒有辦法把它們全部清理掉。我不敢面對現實,我想逃避……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內心在叫囂著什麽,它們正在挑著狂亂的舞步,無法停歇,沒有人去關掉音響。
我閉上眼睛,不願再去理會那些煩心的事,仿佛這樣就能得到片刻安甯。
我好像做了一個夢,一個很長很長的夢……夢中的我看著一望無際的海,那片蔚藍是最濃郁的,就如同墨水瀉在了最潔白的紗布上一樣。浪花翻滾著,怒號著,大量襲來的泡沫沖在了我身上。天是那麽湛藍,海也是如此,此刻它們互相映照著,那樣的美,那樣別致的美,動人心魄。
夢終究還是會醒的。
我不曾去過海邊,我不曾見過那樣美的傾城的畫面。但我有這樣一個夢,美好的夢。因爲我相信海子的那首詩——《面朝大海春暖花開》。
是的,縱使我再怎麽逃避,也終究要面對,那倒不如以最佳的姿態,用勇氣去微笑著向初二打招呼。“Hi。我的新學期。”
我又來到了院子裏,仰起頭來,樹上的葉子好像……更綠了些。
我真的不曾去過海邊。
詩人海子說,面朝著大海,就會得到甯靜與溫暖。
但我始終認爲,即使沒有望著海,沒有看到那抹極致的藍,我依然會感到春暖花開。
只要有了希望,就會春暖花開。

到今天,已有十多天沒有寫文字了,心裏總是覺得空蕩蕩的,我想我是戀上了文字的味道了,想罷,一時是改不過來了。
近期,看了幾本書,而余華的《第七天》是我在月考的前幾天花了僅僅幾個小時的時間囫囵吞棗而看完的,當時只是覺得小說的立意很好,情節很不錯,便繼續看下去,最後便看完了,小說寫的是人死後的七天,再次期間,我不得不佩服作者超出常人的思維,並且他的文字針針見血,他的作品有一種令人折服的魅力,他不愧爲現代中國的巴爾紮克。
曾幾何時,夢想著成爲一名作家,只是願與一個老師對孩子的鼓舞,那時萌生的年頭,不知到現在竟然也走了不遠。我不曾放下手中的筆,因爲我舍不得,我想我是戀上了筆尖的余溫了。我懷念陳舊書中的芳香,我喜愛一個人安靜地坐著,感受著文字的魅力,也許在多年後,我不悔于當初的選擇,因爲我戀上了文字的味道。
每當看到清新的文字,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摘抄下來,細細品味其中特有的芳香,很喜歡這種感覺,是在現實生活中,確鑿的說,是在課堂上所感受不到的。
寫時,身旁坐著一個大學霸,正沉醉于攻克難而繁瑣的理科,也許這是我對與理科的偏見,也只是我個人的想法。她有她的人生,我有我的人生,你須尋你所愛,並且爲之守望,何必在乎別人的想法呢?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,他所苦苦追尋的,並不一定就是你想要的,也許在學習中學霸們才是這場遊戲的主宰者,但是那僅是他們的人生,你有何必糾結于此,你是你,沒有人可以替代!
熊培雲說:“因爲無力,所以執著。”也許這其中夾雜著悲觀的色彩,但是仔細一想,還是有道理的,爲什麽寫作?寫作是爲什麽?我覺得我是無力的,因爲我已深深愛上,所以深深執著,我的文字不美,這點我是心中有數的,看過很多作家的文章,他們的文字很美,有些甚至很有魅力,那是文字神奇的地方,也是我爲此深深著迷的地方。
看著眼前的這根筆杆,輕輕流瀉而下的筆墨,形成了一個個跳動著的精靈,想來著實喜悅。想到課上政治老師說:“文盲與非文盲的區別是,當人所有的知識都撤去後,他身上留下來的便是個人能力,即個人的素質。”我想,當所有的知識都忘卻了以後,我還剩下什麽,也許我只剩下文字了,一個人沒有思想是可怕的,因爲你不知道道路在哪?下一步該往哪裏邁?這也是可悲的。
我希望,可以寫出美麗的文字,感人的文字,真情實感往往最打動人心,我停不下來腳步,心裏的那個我說:“文字是你的夢,是你所須尋的愛,並爲之守望。希望它可以向樸修夏一樣,默默的守護我,爲我插上一雙夢想的翅膀。
這條路很長,也許會哭,但此時的歡愉便足以,緊緊握著筆尖的余溫沉醉于它所傾瀉的故事,我想:它讓網上交易平台的夢開出了花。

 從明天起,做一個幸福的人。
——題記
最近有點煩。
網上交易平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麽了,現在好像變得越來越……頹廢了。不願和朋友出去玩,只想靜靜地在這炎炎夏日裏呆在自己的小屋。暑假裏我似乎已經習慣了整天悶在家裏,不曾發現連空氣都是燥熱的,潮濕的,流動著不安分的因子。
窗外斑駁的陽光樹葉倒影交織纏繞在一起,聲聲清脆的蟲鳴,如同流淌在心底的潺潺溪水一般,爲這個夏天撫平了些許的煩躁,于我,也是一份難得的淡然。
你看你看,那只貓,哦就是那只縮成一團的小白貓,慵懶的偶爾伸出溫潤的舌尖輕輕舔舐下毛茸茸的小爪子,嗯真是可愛。我不由得走到院子裏看著它。
剛想去觸碰它,不料這貓不喜歡生人,一下子就逃走了。
我伸出手蓋在眼睛上,陽光太過強烈。心底好像又有什麽情緒要溢出來了。
這個暑假,自我認爲是我有史以來度過的最爲失敗的假期。我知道同學們肯定都在忙碌地報著補習班,預習著八年級上冊的知識,每天都是匆忙但又充實的。畢竟要升初二了呢,又新添了一門物理,大家一定……准備的很充分吧。而我呢,不由得自嘲地笑笑。似乎就在家裏呆了兩個月,什麽都沒有做,連新書也沒有借整齊,好像真的把學習擱置在了另一邊。
現在已經八月底了……馬上要迎接新學期了,可我,一點准備也沒做好,其實我真的,真的不喜歡面對現在,面對自己即將就是初二的學生這個殘忍的現實。心裏面落了一塊又一塊的大石頭,沉甸甸的,雜亂無比,可我沒有辦法把它們全部清理掉。我不敢面對現實,我想逃避……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內心在叫囂著什麽,它們正在挑著狂亂的舞步,無法停歇,沒有人去關掉音響。
我閉上眼睛,不願再去理會那些煩心的事,仿佛這樣就能得到片刻安甯。
我好像做了一個夢,一個很長很長的夢……夢中的我看著一望無際的海,那片蔚藍是最濃郁的,就如同墨水瀉在了最潔白的紗布上一樣。浪花翻滾著,怒號著,大量襲來的泡沫沖在了我身上。天是那麽湛藍,海也是如此,此刻它們互相映照著,那樣的美,那樣別致的美,動人心魄。
夢終究還是會醒的。
我不曾去過海邊,我不曾見過那樣美的傾城的畫面。但我有這樣一個夢,美好的夢。因爲我相信海子的那首詩——《面朝大海春暖花開》。
是的,縱使我再怎麽逃避,也終究要面對,那倒不如以最佳的姿態,用勇氣去微笑著向初二打招呼。“Hi。我的新學期。”
我又來到了院子裏,仰起頭來,樹上的葉子好像……更綠了些。
我真的不曾去過海邊。
詩人海子說,面朝著大海,就會得到甯靜與溫暖。
但我始終認爲,即使沒有望著海,沒有看到那抹極致的藍,我依然會感到春暖花開。
只要有了希望,就會春暖花開。

到今天,已有十多天沒有寫文字了,心裏總是覺得空蕩蕩的,我想我是戀上了文字的味道了,想罷,一時是改不過來了。
近期,看了幾本書,而余華的《第七天》是我在月考的前幾天花了僅僅幾個小時的時間囫囵吞棗而看完的,當時只是覺得小說的立意很好,情節很不錯,便繼續看下去,最後便看完了,小說寫的是人死後的七天,再次期間,我不得不佩服作者超出常人的思維,並且他的文字針針見血,他的作品有一種令人折服的魅力,他不愧爲現代中國的巴爾紮克。
曾幾何時,夢想著成爲一名作家,只是願與一個老師對孩子的鼓舞,那時萌生的年頭,不知到現在竟然也走了不遠。我不曾放下手中的筆,因爲我舍不得,我想我是戀上了筆尖的余溫了。我懷念陳舊書中的芳香,我喜愛一個人安靜地坐著,感受著文字的魅力,也許在多年後,我不悔于當初的選擇,因爲我戀上了文字的味道。
每當看到清新的文字,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摘抄下來,細細品味其中特有的芳香,很喜歡這種感覺,是在現實生活中,確鑿的說,是在課堂上所感受不到的。
寫時,身旁坐著一個大學霸,正沉醉于攻克難而繁瑣的理科,也許這是我對與理科的偏見,也只是我個人的想法。她有她的人生,我有我的人生,你須尋你所愛,並且爲之守望,何必在乎別人的想法呢?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,他所苦苦追尋的,並不一定就是你想要的,也許在學習中學霸們才是這場遊戲的主宰者,但是那僅是他們的人生,你有何必糾結于此,你是你,沒有人可以替代!
熊培雲說:“因爲無力,所以執著。”也許這其中夾雜著悲觀的色彩,但是仔細一想,還是有道理的,爲什麽寫作?寫作是爲什麽?我覺得我是無力的,因爲我已深深愛上,所以深深執著,我的文字不美,這點我是心中有數的,看過很多作家的文章,他們的文字很美,有些甚至很有魅力,那是文字神奇的地方,也是我爲此深深著迷的地方。
看著眼前的這根筆杆,輕輕流瀉而下的筆墨,形成了一個個跳動著的精靈,想來著實喜悅。想到課上政治老師說:“文盲與非文盲的區別是,當人所有的知識都撤去後,他身上留下來的便是個人能力,即個人的素質。”我想,當所有的知識都忘卻了以後,我還剩下什麽,也許我只剩下文字了,一個人沒有思想是可怕的,因爲你不知道道路在哪?下一步該往哪裏邁?這也是可悲的。
我希望,可以寫出美麗的文字,感人的文字,真情實感往往最打動人心,我停不下來腳步,心裏的那個我說:“文字是你的夢,是你所須尋的愛,並爲之守望。希望它可以向樸修夏一樣,默默的守護我,爲我插上一雙夢想的翅膀。
這條路很長,也許會哭,但此時的歡愉便足以,緊緊握著筆尖的余溫沉醉于它所傾瀉的故事,我想:它讓網上交易平台的夢開出了花。

猜你喜歡